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或许就像鸟儿一样飞走?【二】

CP:源氏X半藏


——————————————————————————————————


  源氏年纪尚小,风俗店的小姐姐们搂着源氏让他多喝一点,游戏再吸引人又怎么抵得过身边的香气袭人,他笑着一口气喝了许多杯清酒。

  醉倒是不会醉的,只是觉得腹中难受,源摆摆手,脸红红地往沙发靠背一瘫,姐姐们看了看少年的脸色,就知道今晚酒是喝够了的,粉色和服的那位年长一点的女性使了使眼色,一干人等退出了包厢。源氏笑着,抓着粉色姐姐的手,打量起来,粉色姐姐轻轻挣脱回自己的手,嘱咐少年回家路上小心。

  走到大厅,正正好看见家族里的长老,看起来醉的不轻,非常随意的由身边一位眼下有泪痣的女性扶着,仿佛也不用什么力气站着,长老看了一眼少年,微微一点头。

  源氏随意鞠了一躬打了招呼,长老却招招手让他过去,凑在源氏耳边笑着说了一句。你的兄长,受了重伤。

  源氏瞪大眼睛,僵硬的立在那里。长老的右手微微上扬一个角度,大厅里面便只有自己的几个亲信,服务人员皆是退到其他房间去了。长老光秃秃的头上还有几撮头发,他用手顺了顺,清了十分钟的嗓子,仿佛要把十年前的唾沫都咳出来,反正他只是看着眼前的少年站着,也不着急说下一句,源氏脸色如内心一般铁青,但碍于长辈的身份,只能低头等待他发话。

  唔,你也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生意的,受伤很正常,你不用太过在意。长老理顺自己的西服下摆,脸上的皱纹显得整张脸的表情十分沧桑和淡然,他看了一眼藏不住心思的少年,笑笑安慰他。

  他现在应该躺在家里,由人照顾着呢,少爷喝完酒也去看看吧。说完长老背着手,转身走出门,源氏透过玻璃旋转门看见长老坐上长长的轿车,轿车也慢慢消失在他视线里。

  源氏长长呼出一口气,抬头看见天空升起一轮红月亮,稀薄的云朵随着月亮在走。

  外面天气有些热,源氏回家在冰柜里拿了一瓶冰水打开便灌进喉咙里半瓶,还是觉得嘴里发苦,还是有股酒味,他冲凉的时候仔仔细细洗了很久,刷牙刷了五六遍,刷的牙龈几乎出血。

  站在哥哥房外,他徘徊了许久,也不敢进门去,索性一屁股坐到了门外的地板上,等到照顾半藏的护士走出来看见他的时候,他才挠挠后脑勺,走进了半藏的寝房。

  半藏睡在那里,眼球在眼皮底下微微转动着,脸色苍白,嘴角依然像醒着的时候那样倔强的紧抿着,皱着眉头,鼻翼随着呼吸轻轻翕动着,似乎身上的伤痛并没有在睡梦里消除。源氏站在一旁,看了自己兄长许久,半藏腿抽动了一下,痛苦的闷哼出声,源氏反应过来立即按住了半藏的腿,不然半藏腹部的伤口可能会裂开。

  半藏睁开眼,看见是源氏在和护士按住自己的腿,他勉强抽动嘴角哼笑了一声,说了句,对不起,我的腿抽筋了。

  嗯,我知道,但你现在不能动。源氏言简意赅,半藏眼神闪动,还是没说出想说的话,他忍受着痛苦躺平身子,只觉腹部一阵撕心的疼。

  你以后别再喝这么多了。冷不丁的,半藏吐出一句,源氏躲闪着半藏的目光,犹豫着说,我回来已经清洗过很多遍了。

  我能闻见。

  是,哥哥。源低头正色道,半藏让他不要紧张,然后转过头,看见床边的床头柜上的花瓶里有一支小小的花,花并没开完全,小小的一朵可怜的立在枝头上,他垂了眼眸,源在一旁正襟危坐,半藏叹气。

  你要是觉得在我面前紧张你就回房去吧。半藏低声说,源摇摇头,但也不想在哥哥面前表露自己的情感,只是坐在一旁陪着半藏。半藏当然知道源氏是怎样一个爱说爱笑的孩子,他开始询问源在学校的生活,但奈何自己作为家族的长子,常年恭敬与严肃惯了,也讲不了什么其他的有趣的事情,只能在剑术和武术上与自己弟弟谈论一二。

  他热爱剑术、弓箭,爱它们犹如珍惜自己的性命。

  半藏与源氏谈话谈了半小时之后,过了进食的时辰,许多家族里的人就来探望这位未来的大名,寝房里虽然并不像平常人的病房一般,人很多就很热闹,但你一句我一句,男人女人们的关心话语让源听了头疼,他只好盯着自己兄长看,看了半天,只觉得半藏气场异于常人的稳妥,回话的时候同时带着恭敬与压迫的神情。

  源觉得自己也不甚了解自己的哥哥。

  从小,父亲的抚养方式便将两人置于完全不同的境地,注定要继承家族的长子被要求的异常严格,而半藏也不负众望的在武术技艺上有着很好的成绩,而源从小只是像常人家的孩子一样,送去学校上学,在应该训练的时候给予适当的忍者训练,但也不强求一定要做出成绩。从三岁起,两个孩子能见到母亲的日子屈指可数,父亲说是不想孩子有过多的同情心与软弱,但父亲对源的包庇宽容让家族的长老都很是担忧。

  源当然能感受到这种不同,却从来不去细想这些事情。从小便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坏小孩的模样,就像电视剧的标准模式,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不觉得半藏对他的态度有什么不一样,从小他就能感受到哥哥对自己的保护与疼爱,即使是非常小的事情,有些被瞒的很深的事情,半藏都能知道并找到源的藏身所在,给予源恰当的建议或者可以叫做保护措施。

  即使我并不想要你做什么,半藏。源这么想。

  父亲经常不在身边,我当然要照顾你。半藏是这么回答源氏的质问的,就在源长到16岁,且不知在哪个角落醉倒在地、放声哭泣的时候,半藏悄无声息拔下武士刀用冰冷的刀尖对着源的脖颈,源浑身一震,武士的直觉让他惊醒了,他质问了自己兄长:你凭什么拿刀对着我,我在外面喝酒根本不与你相干!

  半藏当时的脸隐藏在阴影里,只有鼻尖和脸上的三角区隐隐的有光亮,源脑子昏昏沉沉,但是能感受到半藏俯视着他,他只有一个想法——半藏很有可能就这么杀了自己然后在自己坟墓前送一辈子的花。他瞥一眼半藏的脸,半藏依旧是一脸严肃,嘴角下撇,源笑笑,从地上爬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拍拍半藏的肩,让他不用紧张,半藏歪了下头,耸耸肩,收回了自己的刀。

  



  智械僧侣觉得自己的表面温度被太阳晒得有些高了,身后传来踩雪的轻柔的吱喳吱喳声,便放弃了进行了许久的冥想,双手合十悬浮起来,转回头去,看见一个携带着酒葫芦的日本浪人正向自己走来。

  浪人扎着高高的马尾,衣着陈旧整洁,但穿着方式露出一大片的胸膛与文身,显得随意不羁,脸上的表情就似经历了无数的风霜一样疲倦。这些当然僧侣是看不出来的,他只知道眼前这个是与自己学生一个国家的浪人,于是他先发问,你是谁?你与源氏有什么样的联系?

  岛田源氏是我的弟弟,但是。浪人停顿许久,紧握着自己的弓,纠着眉头。我的弟弟应该已经过世了。

  你怨恨你的弟弟吗?禅雅塔这么问道。

  浪人摇摇头,禅雅塔接着问,那么你为什么要杀他呢?浪人没有说话,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不说话,僧侣没有继续追问,只说了句,他还活着,但我恐怕你接受不了他的机械身体。

  男人想了许久,说。我只是……我只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说完他使劲摇摇头,似乎想从脑袋里晃出点什么,他又问那名机械忍者去了哪里,但僧侣说,他害怕见到你。

  他眉头皱得更紧了,说,他怎么可能害怕见到我。但说完转念一想就开始胡七八糟的想起其他的事情,只好向智械道别,下山去寻找他。干净的白雪与木质建筑让自己想起了自己的家乡,天气虽然晴朗但是气候并不宜人,寒风让他有些不能自控的战栗,他寻找了一圈并没有看见那名机械忍者的身影,只能作罢,回到自己住的旅店,买了点酒自斟自饮。

  夜深了,他睡下的时候能听见那些智械就在楼下的饮酒区与人谈话,即使他们不能喝酒,也能跟人说话说得很是愉快。而恰好在半藏没有睡着的这个时刻,他能从那些声音分辨出那名机械忍者的声音,他踏在木地板上轻轻的脚步声,他转动身体时肌肉与合金贴合的扭动声音。

  这些声音渐渐近了。

  他睁开双眼,散着长发坐起身,看见黑暗中的莹莹绿光,他看着那些绿光看了一阵,还是忍不住打开灯,披上自己的衣服,坐到椅子上,只见忍者拿出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到一边,不动了。

  半藏喝了一口,沉默了很久。寒冷又安静的雪地里只有这个旅店热闹一点,暖黄色灯光亮起,旅人们和本地人抖擞掉衣服上的雪,来这里抽支烟,喝一杯。

  这里,很安静,就像家里一样。半藏这么说道,打破了安静。

  是的,但是又不一样。源回答道。我不需要压抑我自己,去换来一切的和谐,哥哥。他说话的口气平静而祥和,就像一名僧侣,就像……就像他的老师一样,半藏微微变了脸色,但他随后自嘲的笑了笑,把酒杯里的伏特加一饮而尽,咚的一声重重的放下杯子。

  并不会有人劝他少喝一点,也不会有人斥责他应该小声一点。

  确实不一样。半藏如此想着。

  半藏不说话,源也不说话,两个人坐着,沉默无话,直到半藏终于忍不住,提出让源摘掉面罩。

  为什么。源问道,简单的一个词却噎住了半藏,半藏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好问,你为什么来这里找我。

  而你的智械老师说你害怕见到我。

  我的确害怕见你,半藏,你是我一直以来的梦魇,从我被救起的那一天起,没有一天不在睡梦里看到你,你和我对战的场景,你杀了我的场景,无法忘记。源干脆利落的坦白了自己的想法,半藏听见这些话愣了良久才反应过来。

  我恨你带给我的痛苦,但是余下的,我更敬你,怕你,爱你。

  源轻轻的笑了笑,按下脑后的按钮,面具的绿灯熄灭,他轻轻摘下了面罩,他站起身子,把半藏的手牵起来,放到自己手里,半藏看着合金骨骼的颀长手指,忍不住想要转动它们的关节,合金之间有些喀喇喀喇的声音发出,半藏盯着这些金属做的身体部分看,重复的摸着手里冰凉的手指关节,但它们也并不是毫无生机的,在源氏的控制下轻轻摇动着手指。

  我恨你墨守成规,只知道遵守家规,但是剩下的,我更加知道你是怎样一个喜欢剑术与武术的人,半藏。源把手灵活的一转,反握住半藏的手,那双手并不好看,手指因为常年握刀拿弓,即使带着指套也不能防止其生出茧子,源氏嘴角微微扬起,说。

  我还活着,哥哥。

  半藏却再也撑不住,无声的流下眼泪。







——————————————————————————————————

 @youamo 

谢谢大柱配图

我爱大柱

评论(2)
热度(30)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