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无事之城【八】

  你给我慢点儿。

  王声走的太快了,苗阜紧赶慢赶也追不上,只能气喘吁吁地跟着王声一路小跑着下了楼。夜渐渐深了,县城平整苍白的水泥路边没几个人,几个喝了酒的汉子一身酒气抽着香烟,看着王声快步走过去,再看着苗阜快步跟过去。

  王声走得有些累了,速度慢了下来,苗阜看到王声转过来的脸,白得发青的脸颊肉有些松弛的挂在鼻子两边儿,眼镜沉沉地压在王声的鼻梁上,眼皮颤颤抖抖开开合合,喘完气之后低头取下眼镜,用自己的衣服擦擦眼镜。王声无奈的哼笑一声,从裤兜里掏出红梅点上。

  哥,您就别再来找我了,你们家的事儿,我管不着,也管不了,好吗。王声狠狠嘬了一口烟,低声说着,苗阜正跟在王声身后,缄默了很久,问了句为什么。

  我管不了,不想管,累得慌。手里那根抽了一半的烟被狠狠地掷到地上,王声用力的踩灭了黑暗中红色的星点,苗阜笑了,他一把拉过王声,转过他的身体,让他面对自己的脸。

  你没事就去第一小学门口站着,说是不想管,我也想不信呐。苗阜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像是知道了王声的什么小秘密,王声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烦躁的点点头。

  是又怎么样,我他妈怕他自杀但我现在他妈不想管了,我他妈给你们家说过带去看医生,小鑫他妈妈倒是怎么干的,怕学校开除小鑫这份金饭碗工作呗,让他照常去工作呗,婚姻继续,工作继续,生活继续,这真是好极妙极顶呱呱。王声一边嘴角弯出一个嘲讽的角度。我没什么可说的,你也做不了什么。说完王声转身迈步就走。

  苗阜的心脏一紧,上前依旧拉住王声的手腕子,沉默了许久,他抬眼看着王声,哑声说。我开车送你,太晚了。

  王声一甩手,摇摇头,他的脸上呈现一种疲倦又极具嘲讽的表情,双眼看着地上,苗阜不知为何,伸了手去抚触他的脑袋顶,头发茬子挺硬,扎手,脑袋热乎乎的散着热气。脸色苍白的青年并没有反抗男人的接触,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男人也从这声叹气中听出了许多,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想多跟他待一会儿,这么想着的苗阜,用手掌呼噜两把王声脑袋,温柔地带一点祈求的味道跟王声要求。我不跟你说这事儿了,你,我散步送你回去吧。说完苗阜抠抠自己的后脑勺,有点羞赧。

  青年回过神来,抬眼看看男人,没什么反应的点点头。

  走了几分钟左右,王声低头思虑了一下,说。还是太远了,哥您回吧。苗阜摇摇头,直截了当的说我想陪陪你,我也想你多陪我会儿。王声愣了一秒,没有问出为什么,只是从兜里摸出烟,递给苗阜,苗阜熟稔的抽出一根。

  我不太想一个人回去,没什么事情做,也找不到事情干。苗阜干笑了声。我也挺喜欢跟你说话儿的,你……跟这里的人不太一样。说到这里他有点羞涩的笑笑。

  你可别怪哥,我真是挺喜欢跟你待一块儿说说话的,没别的意思。苗阜低头抽口烟,王声轻轻笑出声,小幅度的歪歪头。

  行吧。



  校门口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来接孩子的家长们多半是老人,爷爷奶奶早早的提好了吃的,做的香喷喷的饼啊馍啊,小孩儿容易饿,一出来奔着爷爷奶奶手里的热腾腾的东西就啃,看也不看家长一眼,吃着吃着填饱了肚子就开始跟自己的同伴打招呼,过马路非得爷爷奶奶骂两句,才肯瘪着嘴乖乖把手交到他们手里。

  王声穿了两层长袖,还是那件绿色格子衬衫,他看见小鑫从侧门走出来被家人接走了之后,才转身买包烟往相反方向走去。

  人行道有些砖已经松了,王声低头看看脚下的转,不留神就被拍了额头一巴掌,他转过脸去,看见是苗阜,已经是初秋的北方城市他还穿着黑色T恤,绷得身上瘦得很,浑身大汗,苗阜笑着,对王声毫无保留的咧着嘴笑着,牙齿也不好,虎牙倒是很尖,倒是显得有些凶。

  王声调侃道。怎么,跟踪来了?

  哪儿的事,刚好交班,看见你在这儿就跑过来了,谁知你也不看我一眼,只好吓吓你。苗阜接过王声给的两张纸就擦脸上的汗,呼哧呼哧喘着气,汗马上就浸湿了厚厚的纸巾,纸巾有浓烈的香味,苗阜一边擦一遍皱着眉。

  怎么累成这样儿?王声忍着笑,还是打开了那包散发着浓烈香味儿、红色心相印的长方纸巾包,给苗阜再递了两张,苗阜随手再擦擦扔垃圾桶里,大拇指往一边指指。去我家吃饭。

  不去。王声摆摆手。我晚上还有稿子要写,这两天就交了。

  那我去你家做饭。苗阜也不容王声拒绝,搂着王声就往自己车上送,王声眯着眼也不说什么,低头翻出本书开始看,苗阜促狭的往王声耳边喷口气。就不愿意陪哥说说话儿?

  王声砰地放下书,瞪了苗阜一眼,随后想想辈分,还得勉强自己笑笑。苗阜轻松的启动车,边笑边说。

  得了,你看吧,到了你家我叫你。

评论(12)
热度(25)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