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火热【六】(完结)

CP:查莉娅X周美灵


—————————————————————————————————


  初春的温度略略低于美的想象,即使她喝了几口极好的伏特加,这也不能阻止沁凉的风吹过的顶楼带给她的颤栗,美微小的发抖着。

  她并没有穿得很多,只穿了一直以来穿的那件破旧风衣,她抬头看着亚历山德拉还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阴影笼罩着她。而美并不在意眼前一片阴暗,她低垂着眼皮,感受着酒在胃里的灼烧,这是一种久违的热度,总部的人体贴的没有再让美去过高纬度的地方。

  来俄罗斯自然也是美自己请求来的,出发之前齐格勒博士很温柔的关心她多带一些衣服,也侧面提醒了她:极端气候下,俄罗斯冬天的温度不输给极地。

  美当时只是嬉笑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每个人都担心这个极地唯一存活的女博士,那个时候铺天盖地的报道、文章极力的描述出这个女博士是多么坚韧,多么能忍受孤独,让大家对她报以同情的泪水和眼光。身边的同事看着这些报道,小声讨论过,这实在是太过了,不过这又能怎么样呢,美还是很耐心的一件一件、一遍一遍给来访的人再说一遍自己的“故事”。

  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在意还是已经忘记了,她只是偶尔,非常偶尔的时候会在夜晚梦见以前的同事,一起在极地呼出白气,艰难的搬动仪器,放松的时候喝两口酒就算是放个假,吃鹰嘴豆吃得嘴疼。

  亚历山德拉回过头,看着美半阖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也并不想打扰眼前的静默。但是亚历山德拉还是敏锐的感受到了深夜里气温的降低,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美身上,自己剩一件训练用的紧身背心。

  美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她抬眼看着亚历山德拉,提了一直以来都很好奇的问题。我在想,你不怕冷的秘密是什么?

  亚历山德拉低头笑了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怕冷?

  你给我一直以来的,印象。美努力想出印象这个词,拿手指比划着。你又高又强壮,还经常穿得很少。

  现在。亚历山德拉单膝跪地,半蹲着拉过美的手,直到那只小手摸到自己的脖颈。你感觉凉吗?

  嗯,是凉的。美点点头,还能感受到亚历山德拉脖子那层薄薄皮肤下的颈动脉一直在不停的跳动,说实在的,她有点儿着迷,只是很快的,亚历山德拉就放下了她的手。

  我是个人,我会难过,我也会开心,我也会觉得热,当然,冷的时候我穿得多的时候你难道没看见吗?亚历山德拉伸出手揉揉美的头发,微笑着回答。

  噢,这回答太官方了。美不满意的坐起身,也伸手去揉亚历山德拉的粉色头发,直到它们乱得一塌糊涂。我不喜欢这个答案。柔软的声音里尽是伤心,只是调侃和演绎的成分占了大多数。

  先回房间,我再告诉你我不怕冷的秘密。亚历山德拉把美拉起来,侧身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的一边,搂着她走下楼。

  回到美小小的那个房间,亚历山德拉坐在床沿,昏黄灯光下她的绿色眼眸也是偏黄色的,她习惯性的看着美走来走去,就为了给她和自己洗个水果吃,亚历山德拉单手扶着自己的下巴,只动自己的眼睛,就这么看着美。

  她现在就像一个,变态,盯着美的一举一动。可能因为美即将离开俄罗斯,就在后天,她想多看看这个女人。而一旦开始注视,这种行为就像瘾一样停不下来。美背对着她,慢吞吞的拿起一个梨,手指轻轻拂过另一个苹果,水滴从她柔软光洁的肌肤流下来,水也洒了很多在她的衣服上,她只用手掸了掸,然后美拿起干净的布擦了擦水果,宽大的裤子时有时无的有些褶,随着美的动作而起伏着,脚踝被阴影拢住,她光脚走在地板上,地板并不干净,但是美也毫不在意。

  她怎么能不在意这么多事情?亚历山德拉皱起眉。

  美的所有动作仿佛都成了慢动作,微微突出的骨关节和柔软的阴影转折线慢慢运动着,灵活的手指熟练的用着刀剜走果核,再接下来,亚历山德拉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了,美已经走到自己跟前,笑着递给她一半苹果,亚历山德拉接过,放进嘴里,清脆的咬了一口。

  嘿,我很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吃苹果都能发出这种声音,我不行。说着,美像是示范一样,咬了一口苹果,但只有很微小的咀嚼声音,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亚历山德拉,像是要从亚历山德拉的眼里读出答案。

  你是在找话说,还是认真的问我。亚历山德拉继续咔嗤咬了一口苹果,没有正面回答她。

  好吧,我只是想问问。美举手投降,连带苹果上的水却滴到亚历山德拉的腿上,美连忙揩去。

  所以,我刚刚请求你一个吻,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吃完苹果,美和亚历山德拉在水槽边一起洗手的时候,美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亚历山德拉腾地脸涨红起来,支支吾吾地回答。我以为你只是喝醉了开玩笑。她是真的以为这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美又开始提这茬儿,她突然心里又羞又恼,种种矛盾心理涌上喉咙。

  我们,我们,怎么能亲吻呢。亚历山德拉粗声粗气只憋出这一句,想要逃避这个直接的问题,美看上去很是沮丧,她双手撑着背靠水槽台,小声说。

  我以为,你喜欢我。美小声说,亚历山德拉反应很激烈的转头盯着美,由上至下的想要望穿她的脸一般,美继续低着头说。一直以来我都很崇敬你,你对待我也很好,但你好多时候让我糊里糊涂,我在其他国家的时候积攒了好多东西和信想寄给你,但我怕你不喜欢,我觉得我只是路过这里的人而已,但我又觉得你喜欢我。美停顿了很久,语气特别委屈。

  我老觉得是我自己太自恋,但我又特别喜欢你,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才好,我怕说了你生气,不说的话,我又会很后悔。美一股脑把话全都说了出去,说完自己又很是懊恼的摸了摸后脑勺,想要离开眼前亚历山德拉紧盯着的目光范围,右脚刚一动,亚历山德拉立即用左脚卡住美的脚,阻止美的动作。

  没什么声音,几秒的沉默

  美听见亚历山德拉轻轻的笑声,再然后她已经被亚历山德拉抱入了怀里,美下意识的想想自己跟亚历山德拉的身高差距。

  噢,真气人的差距。

  好了,不说了,我都知道。亚历山德拉轻轻说,吻了吻美的脑袋顶。

  美认命的把头埋到亚历山德拉的怀里。



  我明天要去出一个紧急任务,回中国。美把手套入厚厚的外套,哆嗦着给自己扣上扣子,基地里有些冷,昨天自己房间的暖气装置坏了两个,她实在不得已去亚历山德拉的房间睡,谁知道今天亚历山德拉房间的暖气也坏了。美在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维修人员一定要赶快修好。

  好了,冬天刚刚来,你不用这么紧张。亚历山德拉顺了顺美的头发,她扎头发总是扎得乱七八糟的,随便用根简易簪子一插,好像就弄好了一样。你们这些科学家,怎么这么不修边幅。亚历山德拉嘴角噙着笑,再帮美弄了一下头发。

  哦对了,我很快就回来。美转过身,搂住亚历山德拉的脖子,想要给她一个吻,亚历山德拉低头愣了一下,认认真真、慢慢吞吞含住美的下嘴唇,两个人很是认真的亲吻了很久。

  你不用很快过来,我过几天会去瑞士见齐格勒,你要是有空。亚历山德拉把美一把抱起来,大手掌托着美的屁股,再转头吻了下美的耳垂,低声说。就过来,我们就顺便在中欧过几天,好吗?再去中国买两瓶指甲油,放个假。

  亚历山德拉的声音在美的耳边和耳身体里一起共振,蛊惑着美昏昏沉沉的点点头,答应了。

  她们俩总是不在一起的,多数时候,是亚历山德拉在俄罗斯等待美的过来,可是两个人都没有抱怨过。

  因为两个人手里的热度,可以燃烧整个寒冷的大陆。


—————————————————————————————————


结束了吧

蜜汁结尾

我也要认真

看书了

我爱这两只

好爱

  

评论(36)
热度(80)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