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火热【四】

CP:查莉娅X周美灵

增加一小部分路霸X狂鼠


——————————————————————————————


  美是被热醒的。

  房间里的温度是远远高于外部的寒冷的,但美的军大衣没有脱下来,估计查莉娅送她进房间的时候也没帮她脱下衣服就盖上了被子。

  呼——美呼出一口气,脱下军大衣,然后又解开自己的破旧大衣,脱得只剩一件线衣的时候,门啪嗒一声开了,美的手停留在隔着衣服解内衣扣的动作上,僵住。

  门关上的同时美转过身去,看见是卫生员卓娅进来,同样也是俄罗斯人的高大身材,浅褐色的头发输得一丝不苟,在脑后输成一个马尾,她笑着,瞪大了蓝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美。

  噢,真是抱歉,军队里的女人都太男孩气了,实在好久没见到这个动作了,真是很怀念。卓娅调笑道。

  美也不太在意,隔着衣服解下了自己的内衣。紧急情况时,军队都是怎么解决发育的胸部的问题的?美问了一句。

  睡觉时穿特别紧的背心,阻止发育。卓娅背着手,站着军姿回道,美点点头,又摇摇头。

  嘿,我不是你长官,不用太紧张。美调侃一句,顿住动作,还是背对卓娅双手环着脱下自己的线衣,就这么在卓娅面前裸着上身,虽然背对着,卓娅自觉的把目光移开,但是还是忍不住看了这娇小丰满的身体两眼。

  等美换了一套衣服,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里,她才想起来问一句。噢对了,卓娅,你找我有事?

  是这样,周博士,考虑到让你一个人去风车塔维修实在是太辛苦,查莉娅长官想从本地电力研究所调来两个人协助你。卓娅回答道,看着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斜阳落在美的脸颊上。

  金黄色的投射,生动的雀斑和黑框眼镜的阴影,粉色的唇,她想,查莉娅长官回来不似往常的沉默,高兴的跟属下讨论了很久关于锻炼腹部肌肉的最佳办法,卓娅想,自己应该什么也不说。

  美思考了一阵,仰头跟卓娅说自己跟查莉娅去谈,卓娅点了头转身踏出房间。

  美抓抓自己乱乱的黑发,抓起簪子就往查莉娅的办公室走去。

  亚历山德拉正坐在桌前,粉红色头发在夕阳下发着亮,一瞬间夕阳落了下去,粉色头发又马上变得暗淡无光。她正低头批阅着一些东西,看见是美走了进来,嘴角噙着笑把手往自己对面的椅子一指。

  请坐。

  美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上椅子,一边抓起头发拿简易簪子一转,在脑袋后扎起一个发团子,一边说。我来是跟你谈关于电力研究所调遣技术人员的事情。

  噢,是吗?

  唔,我是想说,我一个人可以搞定。美从衣兜里掏出眼镜,哈出一口气擦擦干净,语气轻松。

  亚历山德拉看着美,脸上毫无轻松之意。你在开玩笑吗?这种天气,风车爬上爬下,每天,你确定你能承受?

  不然我过来干什么?美嬉笑着,突然伸出手点了一下亚历山德拉的小鼻尖,亚历山德拉因为这亲昵的动作猛的往后一退,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随后美解释道。在我维修最后一个风车塔的时候,我会叫上基地里的技术员,所以你不用有往后的担心。

  亚历山德拉皱着眉。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我只是……

  我知道。美还是一脸轻松的笑意,亚历山德拉叹出一口气。

  那么,你现在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说俄语吗?亚历山德拉把身体往前一靠,十指交叉,挑了眉问道。

  啊哈,苏联时期因为一些原因,我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噢真糟糕我记不清了,他来过这里交流学习,家里的书房有俄语的基础教学书,我的回答还满意吗长官?美学着亚历山德拉的动作,十指交叉放在桌上,同样也挑了眉,随后两人笑开来

  真是糟糕。亚历山德拉想。


  经过将近一周的夜晚,美不带停息的去风车塔群进行维修工作,在睡觉之前将自己挂在户外的机器数据整理出来发送给温斯顿,然后沉沉睡去。

  维修和维护电力设施的工作终于完成的那天,基地里做了相对丰盛的一顿饭,桌上不只有玉米面包牛肉,还做了疑似中国菜的鸡肉和汤,亚历山德拉允许大家喝一点伏特加。士兵们高兴坏了,脸红红的正襟危坐在位置上进食。

  食堂里充满了一股浓烈的劣质伏特加的味道,众人都只能喝一点,但是士兵们很珍惜这不易得来的脱离纪律桎梏的一晚,也很舍不得喝这一点酒,都只能一点点的小口饮着。

  太棒了。美小声说了一句,喝下一口这难喝的酒,苦着脸,看向身边的亚历山德拉,哈出一口小小的酒气,亚历山德拉没有喝酒,她看着美,问了一句。

  什么很棒?

  我也不知道。美摇摇头,再喝下一口,整个食道和胃全都灼烧了起来,嘴里开始发苦,但是让她觉得暖洋洋的,顺势再打个酒嗝。只是觉得好像有希望了似的,看看他们的表情,我也很高兴,虽然我知道,我所做的也只是解决了你们很小一部分的问题。

  亚历山德拉垂下眼皮,没有说话,美瞥了一眼亚历山德拉半边阴影半边在光亮里的脸,她也不说话,看着亚历山德拉特有的俄罗斯人的高高的小鼻子和娇小的嘴唇。

  真是奇怪,你真好看。美说,亚历山德拉睁大眼睛疑惑的看向美,美的黑眼睛正在一动不动的盯着她,这感觉让她心跳加快、喉头发紧,亚历山德拉收回目光,笑着用大手掌揉揉美的头发。我好看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在报纸上,网络上,我都能看见你的形象、你的照片,可我从来没注意过你的脸,这真是奇怪不是吗?你的脸漂亮的足以做模特,哈哈。美再次伸出手点点亚历山德拉的小鼻尖,亚历山德拉没有再退后自己的身体,而是顺势握住美的手。

  美还是笑嘻嘻的,却没有挣脱,两个人在温暖的大厅里左手握着右手,出了汗也没有放开。

  

  在基地里将近半年的时间,美每周驾车去往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周边不同位置记录气象情况,安插一个记录装置。为了周博士的生命安全着想,有时会是亚历山德拉陪同,有时会是克谢尼娅或者卓娅陪同,少数时候会是其他士兵陪同。

  接近春天的一个周末,白雪依旧覆盖着这里,亚历山德拉待在车上,褐色眼珠一动不动的看着美的身影在离车不远的地方进行记录和计算,她刚移开目光看了一眼右边,仅仅瞥这一眼,她的好视力让她全身进入了警备状态。

  右边很远处有一对身影,身高超过两米的庞大身影和佝偻着背的义肢腿。

  正是被全球通缉的澳洲荒土犯人,两个拾荒者,两个被辐射过的澳洲土著,两个几乎没有人性的疯子——詹米森·法尔克斯和马克·拉特莱奇,他们俩在白雪地里缓缓接近美,即使是这么远的距离,亚历山德拉也不敢轻举妄动,握着粒子炮轻手轻脚下了军车,用无线对讲机通知了美一句。

  路霸、狂鼠,你的五点钟位置,大约一俄里。

  收到。美似乎有点讶异,停顿了几秒钟才回答。

  亚历山德拉蹲伏在军用卡车的轮胎旁边不显眼的位置,美装作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人的接近,依然背对着他们,把装置在雪地里摆弄来摆弄去,在两个人离美还有几百米的时候,美转过身,似乎很惊诧于两个人的到来,澳洲人端着武器对着美,美举起双手状似投降。

  此刻,亚历山德拉的双手开始出冷汗,全身也在寒冷的天气里开始出着黏腻的汗,跪在雪地里的膝盖开始僵硬发疼,心也开始隐隐的发紧。

  一个瞬间,美以极快的速度抛出那个改良型冰雪无人机,在马可伸出钩链的同时,身体往后滚了一圈,亚历山德拉也以极快的速度为美投射了一个粒子屏障,她拼命的跑向美,美脸上头发上都是白色的雪粒,嘴唇发白的对她笑了一下,亚历山德拉赶紧看向那两个澳洲人,还好已经被冻在暴雪圈内。

  亚历山德拉扑过去紧紧抱着美,额头上的汗也滴到美的脸上,两个人被吓得不轻,空气里都是急促的喘息声,不过丰富的作战经验让她们躲过两个拾荒者的攻击。

  嘿听我说,美人儿,我一点儿恶意都没有,嘿嘿嘿嘿嘿嘿。詹米森尖利的笑着,焦黄的头发上飘满了白色的雪,旁边的马可一言不发,只是沉重的、艰难的呼吸着,两个人被冻在原地不能动弹。

  美人儿你听见了吗,我投降我投降,快放开我吧,噫嘻嘻嘻嘻嘻嘻。詹米森说着疯话,神色疯癫。嘿,马可,听说东方女人非常的柔嫩美味,你觉得如何?噢,马可你听见我说话了吗?马可?

  闭嘴。马可闷闷的说声。

  亚历山德拉爬起来,把坐在地上脱了力的美扶起来,美摆了摆手,说。亚历山德拉,我们走吧。

  这两个是通缉犯。亚历山德拉不解,右手紧握着粒子炮,全身依然处于警惕状态,美也只是摇摇头。暴雪圈会将他们冻住半个小时,足够我们离开。说着美停顿了一下。他们是辐射的受害者,或许我们可以不管。

  但是他们具有危险性,美,他们如何从荒土来到这里,你有想过吗,我可不允许通缉犯伤害我的人民。亚历山德拉强硬的表明自己的态度,美叹了一口气,点点头,把无线调到基地频道,通知人过来逮捕这两个澳洲人。

  看着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詹米森沮丧的说。噢,马可,马可,马可,我的小美人儿不理我。

  我管不着她,我只管你。马可瓮声瓮气的低低说道。等会儿怎么逃出去,你想好了吗?

  当然,噫哈哈哈哈哈哈,我这里给他们准备了大礼。詹米森一想到要炸人他就开心的可以勃起。嘿,马可,我太兴奋了,我都快硬了,生日快乐!詹米森语无伦次。

  马可沉默。

 

——————————————————————————————


好喜欢这几个人

真是

好可爱


评论(4)
热度(47)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