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火热【三】

CP:查莉娅X周美灵


——————————————————————————————


  军用卡车底盘很高,士兵们快速的一个个跳下了车开始列队,亚历山德拉回头看见美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人,她慢吞吞的伸着她的脚努力的想要够着地,不经意抬起了眼,瞥见大家都在看她怎么下车。

  腾地,美的脸红了起来,她清了一下嗓子,还是决定跳下车。亚历山德拉还没等美反应过来的时候,走到车边,右臂环过美的腿,将她抱了下来。

  落地之后,美害羞的抿着嘴,特意用俄语说声谢谢,亚历山德拉低下头看着美头上的发旋儿,也轻声的用俄语说声不用谢。随即的,亚历山德拉抬起头来,把任务吩咐了下去,把美送到基地里的房间,客气了几句,匆匆忙忙就离开了。

  美很理解,现下基地里人员不多,很多事查莉娅都需要亲自去做,她把自己的床铺打整干净之后,连生活用品都没有打理,直接带着电脑和资料片前往基地的控制中心。她在来之前已经查阅过很多资料,这个俄罗斯中部的前线基地由于风力强劲,所以风能并不缺少,在总站里,她只需要将上一个维修的人的资料修改一下,但是其他分站就要靠她手动去把每一架风车里面的问题给解决掉。

  还有水能,也许还有核能。

  一个一个来吧,不能急。美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她丝毫不在意这里的干燥,甚至去窗台沾了一点雪水就往嘴里送。

  目前基地里不能断电,美的工作只能在晚上进行。她在房门外面用俄语写了一张“请勿打扰”的硬纸板挂在门外,等她把温斯顿给她的公式算出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了,美揉揉眼睛,把公式发过去。打开房门的时候,正好亚历山德拉走上二楼。

  晚上好。亚历山德拉微笑着问好。

  晚上好。美回道。

  是我的无礼,原本是想叫你进餐的,但是你在门外挂了“请勿打扰”。亚历山德拉稍稍欠身,表示歉意。

  美咧开嘴笑着,她看见门外地上摆着一盘红菜汤和粗麦面包,美随即蹲下,拿起面包沾着汤就开吃,嘴里含糊不清、黏黏糊糊说道。查莉娅长官,你完全不用客气,我来到这里我就是这里的士兵,我是听从于你的命令的。

  东方女人都像你这般吗?亚历山德拉挑挑眉,开了个玩笑。

  摆摆手,美把最后一口面包吞下去,转移话题称赞今天的红菜汤很不错,不像以前吃的味道。亚历山德拉抱着手臂,略带挑衅的说难道以前的俄罗斯红菜汤很难吃吗?是谁做的?

  美被这话噎住,又反应起来查莉娅是跟她开玩笑,哼了一声,托着盘子下楼去冲洗,并不理会站在身后哈哈大笑的亚历山德拉。

  到就寝时间之前,美把所有士兵召集起来,略带着歉意的说她要去维修电力装置,可能晚上会断电一段时间,供暖也会断掉,让士兵们坚持一下。士兵们并没有任何不满,相反的,有稍微活泼一点的男兵开玩笑说,只要晚上查莉娅长官不带他们去拉练,其他什么都可以坚持。

  士兵们大笑起来。

  亚历山德拉从二楼的办公室走下来,在士兵们背后冷不丁冒出一句。

  确实,俄罗斯的男人什么都能坚持。

  士兵们身体一震,全体站正开始列队,亚历山德拉随便撸了一把前面一个士兵的头,让他们赶紧去睡觉。

  再不睡,明天只能吃土豆儿。亚历山德拉压低声音,瓮声瓮气的说道。


  美穿着亚历山德拉给她的军大衣,系上安全绳,费力的顺着梯子爬上一号风车,寒风像刀子一样从衣领刮进她的胸口,沁骨的刺寒让她牙齿咯咯作响,美僵硬的咧了咧嘴角,想着这里还没南极冷呢。

  就是自己穿的少了点儿。美单手把自己的帽子扶正,继续往上爬,每爬一步,每一层铁梯上的冰尖儿都喀拉喀拉往下面掉,美在呼啸的寒风里喜欢极了这声音,风刮的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喘息,吞咽口水,关节摆动。

  都听不见。

  曾经她在西安的时候特别喜欢踩雪和踩落叶,那种温柔的像沙一样的声音简直是上天给她的馈赠,后来进了科考组,才发现喜欢踩雪的人不止她一个。美摇摇头,继续往上爬,待汗湿透了整顶帽子、整件里衣的时候,她终于爬到了风车里面,把之前在总站编辑好的程序输入一号风车的中心控制台。

  美下到地面的,抬头看了看,心里悄悄计算着风车的高度和步数,开始迈步前往二号风车。

  天即将亮了,美完成了六个风车的修复,还剩下三十个,剩下的得慢慢来,美这么想着,开心的想在雪里蹦跶一下,却被一个小雪球砸中,险些趴到雪地上。穿着太厚重,美连扭头都困难,只听见一个厚重的脚步声,稳稳的朝这边走来,美刚攒着一个小雪球,想报复一下来者的时候,那人开口了。

  该回去了,你应该累极了。亚历山德拉声音里隐隐带着笑意,美灵活的、实际上也累得不行了站起身来全身硬拧着转过去,扔出去一个雪球,却并没有砸中来人。

  目标这么大我却没打中,看来我以前的训练都白费了,哈哈。美笑着,看着亚历山德拉越走越近,但她被吹来的风迷了眼睛,摘了眼镜准备揉,亚历山德拉摘下手套,大手替美抹了抹眼角,动作温柔,只是手很是粗硬,美悄悄龇了一下牙。

  基地里的很多设施都能运转了,谢谢你。亚历山德拉说。你现在需要休息,周博士,这是命令。她低头看着女孩儿的黑色发丝到处乱飞,汗湿的鬓角再过来一点,就是小小的红嘴唇,看起来已经干裂了很久。

  哦,查莉娅,我想,你有润唇膏吗?美没有注意到亚历山德拉的目光,自顾自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和脸皮,随后又笑笑。没有也没关系,但我需要喝水,这雪不太干净,我不敢吃,嘿,我昨天尝了一口,充满了奇怪的酸味儿,回去我得拿样本去分析一下。

  有甘油,或许你能自制一点儿什么东西。亚历山德拉揽着美的肩膀,带着她往自己的军用车那边走。在我看来,周博士可是很万能的,不只是气象学家。

  啊,或许我现在应该舒舒服服的坐在德国的办公室里,分析每天的气象报告。美坐到稍稍温暖一点的车里,接过亚历山德拉递过来的热咖啡喝着,亚历山德拉看了她一眼,启动了车。

  可你没这么做,不是吗?亚历山德拉语气认真。

  服务人民,就像你一样。美调皮的说。

  我做的还不够好。

  不,你很好。美也很认真的称赞眼前的俄罗斯女人。我很认真的,真的,你就像……就像我家乡的春天一样。美伸手比划着,好像家乡就近在眼前一样。

  家乡的……春天?

  是的,我的家乡是个古老的城市,到了春天,古城墙上的泥土里会长出嫩绿的小小的嫩芽出来,它们会脱落,会坠落到土地上,可明年它们又会长出来。美这么说着,亚历山德拉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重新长出来的,已经不是原来的嫩芽了吧。亚历山德拉沉沉说道。

  但美没有回答这句话,她说。没有人可以替代你,亚历山德拉。

  什……

  我不能保证每一滴雨水掉下来,就是你曾经见过的雨水。美打断了亚历山德拉的追问,声音已经昏昏沉沉,想要急切的说完自己的话。我也说不好那一株嫩芽是不是还是上一年的嫩芽,但你在人民心里是无法替代的。美说话已经有了浓浓的鼻音。

  那么你呢。亚历山德拉沉默许久,突然问。

  唔?美已经闭着眼睛,模模糊糊应了亚历山德拉一声。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当然。

  美沉沉睡去,她太疲倦了。


——————————————————————————————

  


评论(12)
热度(49)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