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无事之城【六】

  得,晚点儿上您家吃饭去,这会儿我还有点儿事。王声潇洒一挥手,迈开脚步就准备走的时候,苗阜攥住王声小臂,大声笑着不让他走。哎,哥这有车,送你,你嫌弃是怎么着?

  真没有,我走两步就到了。王声轻轻甩开苗阜热气腾腾的手,笑眯眯的客气道,苗阜还是笑着。你去哪儿,我送你,真的,不跟你客气。

  我也没跟您客气,不耽误您挣钱,我真走了,回见。王声迈了右脚快速顺着街道走了,走之前给苗阜留下了一个客气至极的笑容,苗阜没说什么,哂笑着掏出烟盒子,抖出一根点上。

  憋了一会儿,苗阜还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太客气了,周到的态度让他也没法儿以自有的热情跟他说话。

  说实话他还挺想跟他多说说话的,这孩子真是不错。

  苗阜喷出最后一口烟,咳嗽出一口痰,呸到了路边的下水道口里。

  随后苗阜去了菜场,买了俩番茄,买俩新鲜嫩黄瓜,再弄块五花肉。回了家,他捋了袖子弄了个拍黄瓜,炒了盘香喷喷油滋滋的回锅肉,再弄盘番茄炒鸡蛋,成,热腾腾香喷喷,撒上葱更是满屋飘香。把菜弄到牌桌上,把麻将一把给推到麻将盒儿里,简单拾掇拾掇,门就被敲响了。

  苗阜应了一声,走到门前开了第一道木门,再开第二道铁门的时候,看见了王声满头都是亮晶晶的汗,苗阜笑出声,开了门迎他进来。

  热坏了吧,我这儿五楼。苗阜拧开吱吱呀呀的旧风扇开关,王声立即掀开T恤下摆,让风吹吹自己的肚皮,然后舒服的呼出一口气。苗阜回头瞟了一眼王声,笑着说,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王声嘿嘿的抓抓头,回道,天气太热了,我也是没办法。说着递上一瓶白酒。

  苗阜拿过来,弄俩塑料杯,把酒满上,招手让王声过来坐。王声坐下去的同时,苗阜走过去把小风扇搬了过来,正对着王声吹。王声回头看看风扇位置,再比划比划苗阜坐着的位置,说了句。这样你吹不着。

  管我做什么,你吹就是,我这儿没空调,委屈你了。苗阜摸摸后脑勺,以一个主人家的身份表明对客人的招呼不周,王声眯着眼睛,摇摇头摆摆手,看看桌上的菜,眨下眼睛。

  我能吃了么?

  苗阜愣住半秒,立马扯着下嘴唇笑起来,直把盘子往王声这边让。王声一边推过去一边刨着饭,嘟囔着说。我饿坏了。

  怎么呢?苗阜也呼哧呼哧刨着饭,两个大男人,顾忌什么礼貌不礼貌,再说了,吃饭从来都不是重点。

  我去办了点事儿,跑上跑下。

  行,你多吃点。

  所以,两个男人用了十五分钟时间干掉了四碗饭,苗阜放下碗堆在厨房,把厨房灯关掉,现在只有客厅有盏昏暗的白灯,映得两人的脸惨白。

  王声舔了舔杯口,把溢出来的液体吸溜了一口到嘴里,做了一个喝酒的人都会做的表情——皱鼻子哈气。

  来来来,说说吧,小鑫是怎么回事儿。苗阜喝了口酒,呵着酒气终是问了这个问题。



  说起来,苗阜啊,打小儿父母离婚,父亲母亲都到沿海城市打工去,各自组建家庭,嫌苗阜是个累赘。还好姥姥姥爷疼惜自己的外孙,苗阜跟着姥姥姥爷过,不爱读书,文化水平不高,姥爷出钱让他学了大车小车的驾照,说是过世了孩子也能有一口饭吃。

  这不,一直单身着。其实模样也不差,性格热情嘴皮子也利索,哪里会有婆娘们不留心的,就是可惜家里条件差,又爱抽烟喝酒打牌,介绍了几个都不行,人家女孩儿看不上他。

  表弟结婚的时候,叫上苗阜去开婚车,苗阜高兴啊,不过小鑫千叮咛万嘱咐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苗阜嘴上嗯嗯嗯好好好答应着,心里还是想着把新郎新娘接完了就要好好喝他一顿,把酒店里的好酒给他干完,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份子钱。到了喜庆的日子,苗阜把表弟和弟媳接到酒店之后,就被表弟央着去接同学,苗阜心里烦躁,快到中午的饭点儿了干嘛非得自己去接,没长腿吗,但禁不住表弟说,还是开车去了。

  车子里虽然开了空调,可天气热啊,苗阜停在那栋破楼下面不到五秒就开始猛摁喇叭,结果上来一个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平头小子,苗阜也不好意思骂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就闭了嘴开车。

  本打算安安静静把车就这么开到酒店,结果人家问了好,客客气气递了烟,苗阜这个自来熟嘴巴就开始秃噜了。

  嘿,您猜怎么着?

  别猜了,前面不都写了嘛。

  结果两人有来有回侃的高兴,苗阜心里高兴,觉得这小孩儿不错。到了酒店里,喝啊,你跟我觥筹交错啊,我跟你推杯换盏啊,喝到最后发现,那小子挺能喝啊,慢悠悠的嘬两口,吃口凉菜,再嘬两口,嘬着嘬着能喝下不少去。

  不还是吐了嘛,喝得恍恍惚惚就往苗阜身上倒。

  苗阜想着,表弟专门让自个儿去接,说明这孩子跟表弟关系好,嗯,得把他顾好喽,喝了酒但是挺清醒的苗阜就这么酒驾上了路。

  这他妈,还好交警管不严,也还好苗阜意识清醒,没出什么事,开回自己家,把王声往自己床上这么一扔,跟扔一件外套似的,就去客厅跟牌友打了通宵牌。

  苗阜看着王声瘦不啷个儿在楼下走的样子,想着做好人做到底吧,把人给送回切吧。送到了,孩子客客气气道了谢,淋着雨跑上了楼。

  至此,苗阜也还没觉迹王声有什么不一样,也就是文化人特有的那种客气礼貌吧?

  孩子劝过表弟,让弟媳带表弟去看病的时候,再带着点佝偻背影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那一瞬间,苗阜就知道。

  这人跟人之间,真的是不一样的。

  太不一样了。

——————————————————————————————



啊我日思夜想要写另一个坑,等我回来

  

评论(6)
热度(30)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