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无事之城【四】

  车很安静的行驶着。

  当然,县城的路能有多好呢,有些人家门前连石子儿都没开始铺,这路崎岖坎坷又弯弯曲曲,砰砰咚咚咚乒乒乓乓噔噔嘭,哎哟——啊哟——我操——呕——颠簸得王声都快吐出来了。

  哎哟我的天爷亲娘观音菩萨。王声长长的嘟囔了一句,苗阜嘿嘿笑着。这路近些,我还赶着回去凑一桌儿呢。王声打了个又深又沉的酒嗝,好像整个胃被饭菜腐烂酒精侵蚀糟蹋过,臭烘烘的胃气让王声一阵恶心,现下不适,王声皱着眉。

  您可以不送的,多麻烦,哥。王声略略虚伪的说了句,说完眼睛一闭,自己都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哥您别误会,我就是想让您别这么麻烦,哎哟。说着说着感觉洗不清自己这自私凉薄的心态了。算了我还是不说话。王声说着真拿两只手捂着嘴睁着豆大的眯眯眼看着苗阜。 

  得了,知道你不舒服,我知道。苗阜拉拉自己的下嘴唇子,笑着表示并不介意。

  王声实在是混沌极了,不知不觉把头靠在车窗上,眯着眼眯着眼就睡过去了。迷糊中感觉车外下了雨,一股雨的味道透过车窗细小的缝隙渗透了进来,王声动了动鼻子,接着安心睡觉。车窗上滴滴答答的,好多雨点砸向这辆车,街上几乎没有人,灰色的水泥路上湿漉漉的,天气阴沉的要命,但是苗阜心里很宁静,他看了看王声靠在窗子上被压扁的那右半边脸颊肉,忍不住笑出了声。

  车还是挺颠簸,但是比起刚刚的路段好了很多,苗阜开的越来越慢,还悄悄的吹起了“等你等到我心痛”的口哨。说是悄悄,口哨声还是进了王声耳朵里,不过王声也只是嗯了一声,继续睡了过去。外面下着雨,空气倍儿清新凉快,苗阜摇下自己这边的车窗,露出了一条窄窄的缝,更多的水汽跑进了车里。

  终于还是到了王声的那栋破楼下,苗阜推推王声,王声立即警觉的醒了过来,脸上还有被眼镜儿压出来的红印,王声揉揉鼻子,吞咽一口唾沫,眨巴着眼睛跟苗阜道谢。

  谢谢您啊哥,这么大的雨。王声说着略微躬了躬身子,转头掰车门准备下车,苗阜笑着说。不准备请我上去坐坐?

  王声顿住了,转头一脸抱歉的笑。是我没想周到,哥您上去喝杯水吧?

  苗阜眼珠子从王声的脸上溜到外面,笑嘻嘻的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算啦,等着回去打牌呢,你上去吧,注意别滑了脚。

  王声着急忙慌的打开车门,淋着雨看着苗阜车离开,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转过身踩着雨水进了楼洞里,正要上楼的时候,那家编草鞋的老婆婆叫了声后生,王声停了脚步叹口气,还是走出楼洞去那个店里,婆婆把鞋子递给他,他挠挠头,挤出一个乖巧的笑容,连连道谢并说辛苦了数十声,在婆婆慈祥的眼光中又淋雨跑了回去。

  

  他今天的稿子总算是过了,这个月的工资也很快要结了,王声高兴的打开自己的计划本,看看哪些书要购置,以及家里的香油、碘盐也没有了,该下楼买去。

  嗯,衣服也没收下来,等会儿去收。王声嘟囔着,一个人自言自语,反正这个家里也没其他人。县城里很多人都搬到新城区,老城留下来的人挺少,他住的这栋楼,这一层就他一个,楼上倒是有一家人,小孩儿刚上小学,为了在老城这边的第一小学上学,那家人租了这边的房子,每天小孩儿皮的不行,蹦蹦跳跳,王声每天都要去看看自己天花板的墙灰又掉了哪一块,再跟自己生会儿闷气。

  但是楼上那家人女主人做的红烧肉跟饺子是真好吃,王声尝过一两次,不禁为自己的手艺感到羞愧,想要进一步跟女主人交流做菜的时候,孩子的爸爸眼睛一瞪过来,王声就怂了。

  王声正在收窗台上的衣服的时候,看见底下开来一辆很是眼熟的车,他没理会,移开了目光继续收衣服。直到底下那个人打开车门招手让王声下去的时候,王声才看清楚,哦,那不是苗阜?

  王声噔噔噔噔下楼,苗阜一把攥住王声的手腕子,就要让他上车,脸色很是着急,王声不明所以的甩开苗阜的手。干嘛呀哥?把我卖咯?

  你就跟我走吧,小鑫要跳楼,说要见你,赶紧跟我去!苗阜皱着眉,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王声瞪大他的眯缝眼。

  几乎无法思考。


———————————————————————————————


感觉自己越来越懒了

你们喜欢这个文吗?

  

  

评论(13)
热度(29)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