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无事之城【二】

  司机抬抬自己的墨镜,努努嘴。旁边儿有冰水。王声哎哎答应了两声,旋开瓶盖儿大口往下吞水,喝完打了个满足的水嗝。

  谢谢哥。王声说。

  司机轻轻的笑一下,沉默着继续往前边儿开。王声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什么,转过头看着司机。哎哟,您瞧,我都给忘了。王声说着从右边的裤兜里掏出包烟,抽出一支点上,凑到司机嘴边,司机笑笑,下巴往前送了送,用嘴角叼住那根烟。

  哎,你说,你们作家整天都干什么了,怎么那么多话要讲,那么多东西要写的?司机吸了口烟,突然提出个问题。

  王声刚要说话,司机开始说,不是,你看哈,后生,我也没啥恶意,我就想知道你们这些文化人为啥能写出来这些东西,为啥能想那么多。王声含蓄的笑一笑,说,我从小爱这些,长大自然而然的就想写东西了。

  这么说,您喜欢什么?王声把身子往左边转了转,看着司机问。司机挠挠头,我啊,我就喜欢打个牌,唱唱歌喝喝酒什么的。

  唔,您做什么的?

  我跑车的,平时开开出租,物流我也跑。司机嘿嘿笑着,开始跟王声说起跑物流的趣事儿,比如哪个妹妹在路上拦车想搭顺风车,妹妹漂亮又风骚,可惜后来也没联系,比如跑到哪个北方城市,那里的面特别好吃,他念了好久下次还想去,比如哪里的物价特别贵,汽水儿十块钱一瓶。

  您看,我不会开车,我也不喜欢这些东西,虽然跑车很辛苦,可是对您来说这些还是很好玩的事儿对吧。王声说。

  司机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憋出来一句,你们文化人就是会总结。王声哈哈笑没了眼睛,掏出一支烟点上。

  两人在车里相对无言。

  开到比较繁华的地方之后,司机说快到了,王声点点头,低头准备解了安全带,抬头晃眼一看路上面有只鹅在跑,司机一个急刹车,王声的手一瞬间握紧了安全带,安全带磨得手生疼。

  哎哟奶奶的。司机总算是躲过那只鹅,咕哝着,这要是在高速路上就他妈压过去了,不知道是哪些狗日的把家禽乱放。王声甩甩手,龇牙咧嘴的也没喊出来疼。

  后生你没事儿吧。司机看看王声,王声摆摆手。难免的,总不能碾过去,一只鹅也得多少钱呢。司机一听忍不住笑了出声,敢情你这小子估摸的还是金钱呐?我还以为你们文化人都有慈悲心呢。

  不是,哥,话不能这么说,鹅是挺值钱的是吧?王声笑着吐了一个烟圈,而且还挺好吃的。说完把烟头往窗缝外一弹。哥您也别以为所有文化人都是好人,比如我,可能就是个混蛋,杀人犯、家暴分子什么的。

  哈哈,你?看起来不像。司机看看王声白的发青的手和脸,笑着摇头。

  我确实不是。王声放声大笑。哥,您姓什么?我总得称呼您吧。

  我姓苗,禾苗的苗,苗阜,物阜民丰的阜,叫我老苗就成。司机慢慢停下车。好了,你先下去吧。王声打开门,站在烈阳里,双手揣兜儿,眯着眼睛。

  我不是让你先走吗?苗阜停好车,走到王声面前甩了甩车钥匙,把墨镜移到头顶。

  王声眯着眼,白衬衣白的发黄,热的发红的嘴唇咧开。没事儿。

  这俩居然勾肩搭背的开始走路。

  他俩不热吗?


——————————————————————————————

  

  我也不知道我他妈在写什么,啊,纨绔你不来拯救下我吗?

评论(14)
热度(33)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