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无事之城【一】

  

  汗滴到眼角旁边了,他抬起手背揉了揉。县城里这个天气像是要杀人一样热,像是夏天女人乳罩里最热最闷的那个不可描述的部分一样热,他白的发青的脸上渗出的汗像是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哦,汗本来就不要钱。

  扯蛋,妈的。他小声骂了一句,拿起已经温热的矿泉水嘬了最后一口,随手扔到了旁边一个不知道是垃圾桶还是什么的桶里。你也知道,县城里有些店家喜欢用桶接一些雨水,无论是拿去浇花还是冲厕所,环保卫生、干净方便,主要是不要钱。

  他正在路边等车来接他——他朋友吃喜宴。朋友结婚,叫上了他,让他早点过去聚一聚。谁知他起晚了,给朋友打了电话致歉,朋友反而叫了人去接他。理由是喜宴的地方离他住的地方确实太远,不能让他自己花钱叫车。他挠挠头,怪不好意思的连声感谢。

  最近稿子多次被退,没什么经济来源,连给朋友的份子钱都得省吃俭用着,好歹挤出五百块钱。他一脸痛苦的看着自己的钱包,垂头丧气的翻出自己的老旧的、还算干净、还算正式的一件白衬衣,穿上就出门了。

  他才在路边等了五分钟,长袖衬衣的热度就已经报复到他身上了,不得已的他买了一瓶矿泉水,冰柜并不给力,冻的就跟常温一样,常温的就跟热水一样。他稍稍安慰一下自己,咕咚喝下水。

  等到第二十分钟的时候他已经热的想杀了自己,在路边垂着头晃来晃去,时不时抹一下即将掉到眼里的汗水。他转头看看坐在店里吹着风扇编草鞋的婆婆,舔舔嘴唇,满满踱步过去,装作在看编织物的样子,感受一下风扇的爱意。

  老婆婆抬起脸,指指手里的草鞋,他看她编的艰难,但是草鞋结实又可爱,跟婆婆粗糙、粗细不一的手指放在一起,竟也是十分好看的画面。他歪着头,蹲下来看了许久。老婆婆开口:后生,买双吗?

  他笑着点点头,汗顺着留到嘴里,显得笑容有丝傻气。您给我个袋子,不然不好拿。他小声说了句,老婆婆笑着说了句当然会给你拿咯。他突然听见旁边有车的喇叭声,司机似乎是不耐烦的按了许多下喇叭,他转头匆匆放下二十,说。鞋子我晚上回来拿,我有事先走啦。

  老婆婆点头,低头不语接着编草鞋。

  他哒哒哒穿过几辆摩托车,跑到那辆车旁边,赔着笑脸打开车门,连连道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麻烦您跑这么一趟。说着钻进白色小轿车里,感受到沁凉的冷气以后,他浑身毛孔都舒张着长出了一口气。司机嗯了一声,方脸上有一些不耐,但是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您好,我叫王声。他笑得眯起眼,汗顺着鼻尖滴下来,像流了鼻涕一样。司机不怎么笑,很随意的把头顶的墨镜拨了下来,迎接着县城里的炙烤烈阳。我知道,你是小鑫的高中同学,我是他的表哥。说着司机从墨镜上面看了他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王声也没再说话,略尴尬的笑笑,看着茶色的车玻璃外面。

  无事之城,大家都闲闲散散。路上的树是灰绿的,冬天掉了叶子,夏天也不开花,秋天也不结果,就这么一直在路旁边呆着,只负责长点叶子,也并不用种地吃饭,不用结婚生子,不用编草鞋,不用磨豆腐,不用流汗,只是一直被人搬来搬去,直到叶子飘飞,落入土里,垃圾堆里,腐烂掉,直到被人砍掉,做了各种人类要用的东西。

  王声一直盯着玻璃外的树,司机问了句,后生做啥的。

  哦,我,我是写东西的,给杂志给报纸写点东西。王声笑着、有点小心的回答。

  司机长长的哦了一声,转头看了青年一眼。不好过吧。话里带着些许同情的意味。

  王声听着这话有点愣神,还是笑着。还行,还行,能养活自个儿。司机听了低哑的笑出声,说你以后要是有婆娘怎么办。王声还是笑笑,摇摇头,没说话。

——————————————————————————————


你看,我答应你的事,还是会做到的。

评论(23)
热度(46)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