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giang

吃货死胖子很大一只。

一 | 培尔金特组曲:清晨 | Peer Gynt:Morning

CP:奈特NateX尼克·瓦伦坦Nick Valentine


————————————————————————————————

——


  即使到了这个时代,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星星月亮也依然光亮,区别只是他们藏不藏在核子尘土后面,所以宇宙在这个世纪还是相当照顾这个千疮百孔的行星。


  这天的时间已经到了黄昏,蔚蓝的天际边已经燃烧上了橙色的火焰,瓦伦坦的姿势从早上到下午一直都没变过,一直坐在那个小椅子上。奈特还记得,一个核子风暴来袭的夜晚,电闪雷鸣,他被雷声惊醒,看着床边坐着的、安静的瓦伦坦,禁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不需要一些休息吗,尼克?”


  “奈特,你不用每次都忘记我是个合成人,我想,我的外表一直在向你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瓦伦坦试图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但他只是个实验机型,在表情控制上只能达到“笑”、“怒”一些极端情绪的反馈,处于中间地带的表情就不太明显。


  夜色深了,黑漆漆的,奈特看不清。瓦伦坦想。


  “噢,抱歉。”奈特有些困倦的说完,他翻过身去,想了想又翻过身来,看着瓦伦坦在夜里发亮的金色瞳孔,“不过我得就这样看着你,看一会儿了,我在计划一些事。”


  “什么?”


  “找个时间把你的左脸与连接脖子的皮肤修整一下,还有你的手。”说着拿温热的手指碰了碰残缺的那一块皮肤,也伸手碰了碰里面的骨架,奈特这么低声说道。


  瓦伦坦没有回应,好似计算机关机了一般,阖上了眼睛,奈特说:“可以不要闭上眼睛吗,算是我的一个请求?”


  “看着我。”奈特渐渐困意来袭,不忘再加一个“请”字,瓦伦坦睁开人称之为双眼的地方,用金色发光的圆环状瞳仁注视着男人,奈特不觉有其他,只觉得平静,进入梦境之前,一只冰凉的合金手骨骼安稳的握住奈特的手。


  这天早上的时候,奈特只拿了把小巧的电浆枪,边低头装弹药,边对瓦伦坦说:“我出去一趟,家里没什么食物可吃了。”


  瓦伦坦沙哑的小声哼笑,调侃道:“你可以去阿伯纳西拿点玉米铃薯回来,他们不会介意的,不是吗?”


  奈特裸露着上半身,扭了一块湿毛巾擦了擦脖颈,低头咕哝了句想吃肉,说着扭过头去把护甲佩戴好,戴上头盔的时候,对瓦伦坦笑着做了一个军礼,小跑着渐渐远了。


  所以当奈特看见瓦伦坦犹如之前一直所做的那样,安静的独自坐在一个地方动也不动,犹如待机状态的这个时候,奈特自己也是如同以往的表现似的,从远处大声“嘿”了一声,挥了挥手试图引起侦探的注意。


  哔哔小子的电台还在放着旧时代的爵士乐,瓦伦坦看着小跑回红火箭的避难所小子,处于待机状态的瓦伦坦回过神——应该可以这么说,随即瓦伦坦用奇异的合金手骨骼夹住一支点燃的香烟。

  

  奈特小跑着过来,带着一袋子腥臭的肉块,布袋子不停地在往下滴血,奈特走了一路,血迹就由多变少,最后汇成细细的一条,随着路线流过来,直到最后血迹干涸。废土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每天都有人死去,然后血迹和尸块随着尘土的吹拂,渐渐干瘦收缩,变成土色,最终与大地融为一体,瓦伦坦这么想着,反而是尸鬼、合成人活得最久。


  人是最容易死的,疾病、外伤、辐射,轻易的就会夺去一个人的性命。瓦伦坦看着奈特,不知为何运算中心不如以往顺畅,今日的运算充满了阻隔、不畅,也许从人类情感上来讲,或者从尼克这个战前警察的记忆来看,他在为奈特感到伤心。


  尼克的“眼睛”盯着奈特,其实也不能算是盯着,他们没有视力好差之分,也没有那么多微表情,他只是纯粹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合成人的传感器摄像头什么的比人类的视力感受精细许多,但瓦伦坦不是一个直话直说的合成人,他甚至有点——内敛,尼克生前的记忆对他影响甚大,他的正义感、内敛、绅士风度和幽默感这些东西深深影响了瓦伦坦的行为,所以即使他对奈特的表情行为看得一清二楚,但大部分时候瓦伦坦都在保持缄默。

  

  他看起来累极了,脸上也沾满了灰黑的细尘,奈特不得不用还算干净的手背揉着眼皮。不管怎么样,奈特现在实际年龄也已经接近35岁,在联邦跑一天回来还是会消耗很多体力,况且核子细尘一直随着呼吸进入呼吸道,这让奈特不太好受,但他什么也没说,轻轻喘着气把一袋子混合了鼹鼠、双头牛、狗肉的肉块放进自制的冰箱里储藏着,放完这些东西之后他准备去河边稍微擦一下身子,回过头对瓦伦坦疲累的笑一笑,对他发出邀约:“嘿,老伙计,我去河边用水擦擦身体,你想和我一起去走走吗?”


  瓦伦坦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把烟头在手里“呲”的摁灭了,烟头揣进风衣口袋里,奈特看着这么做的瓦伦坦,无奈的摇摇头,回头从铁架子上拿了一块毛巾。但随后,他的擦澡计划就泡汤了,东北方的一个据点传来呼救,奈特只好急急忙忙拿上一把重武器和一把小型武器,带着瓦伦坦忙不迭的赶过去。


  等掠夺者解决完,该弄死的弄死,该劝降的劝降,把他们身上东西搜刮清楚,还有辐射生物,能驯服的驯服,杀死的杀死,剥皮的剥皮,切肉的切肉,再帮据点把破损的房屋修理好,时间过去了几个小时。


  奈特看看哔哔小子,已经是凌晨五点了,他实在疲倦,但拒绝了那家男人的留宿请求,他转身慢慢的走着,做完所有事情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奈特还是没有彻底喘过气来,看起来随时都能倒下,瓦伦坦慢慢擦拭着左轮手枪,跟随着奈特蹒跚的脚步,突然冒出一句:“奈特,我们休息一会儿吧。”奈特咳嗽了一下,笑出声,调侃了一下瓦伦坦。


  “抱歉,我以为合成人不会感觉累的。”


  尼克沉默着,看着边走路还要搜刮一些垃圾回去的人类,目光扫了一下他手上的旧电话,没有说什么。等走到庇护山庄那边的河边,奈特已经汗如雨下,他感觉浑身黏腻,身上肌肉骨骼仿佛被拆了一样,他也顾不得什么,草草的卸下护甲,穿着贴身衣物就下了水。

  

  下水的一瞬间,奈特头皮麻了一下,旋即脱下贴身衣裤,捂着脸,不自禁的泪水流了下来,他太累了。奈特不自在的抹了一下脸,转头看见瓦伦坦直直的盯着他,虽然他已经习惯了合成人这么直接的目光,这目光不带有任何偏见、目的,只是单纯的看着他而已,奈特疲倦的泪水还挂在下巴,瓦伦坦依旧沉默着。


  撑不住了,奈特大脑一片空白在河边抱着膝盖,衣服还未干,微风吹拂,他坐到地上,开口请求瓦伦坦:“拜托了,别离开,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行。”说完他闭上眼睛就想这么睡过去。瓦伦坦却拒绝了,用完好的那只手一提,把赤身裸体的奈特扶到身边,揽住他的肩膀硬是把奈特拖回了红火箭,将他扔到了床上,坐在一旁,开始待机。

  

  待机之前,瓦伦坦自言自语一句:“看来是要找时间把另一只手修一修。”


  明亮的早晨,万物的声音却都消寂,唯有沉沉的呼吸声伴着瓦伦坦。

  

——————————————————————————————————


题目是古典电台里的一首曲子

很美

 @youamo QAQ下次有时间再写第二章   我爱你大柱

评论(5)
热度(13)

© gianggiang | Powered by LOFTER